移动支付的首次价改会来吗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新闻资讯
原文标题:移动支付的首次价改会来吗?

2016年3月14日,国家发改委与人行联合发布《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》,这是银行卡收单的第四次价改,从银行卡产业发展伊始,12年间四次价改,这也是我国经济飞速发展的12年,经济发展之快,也间接促成银行卡收单价格的不断改变。

四次价改的背景,无非在满足供需两方的利益前提下,兼顾降低社会交易成本这一社会利益。前者保障发卡行的利益,毕竟发卡行的付出最大。后者兼顾零售、服务等行业的不易,降低手续费的另一面,是银行卡产业链上的相关各方,让出原本就微薄的收益给需方。

移动支付的首次价改会来吗?

第四次价改之前,彼时的移动支付年交易处理规模约51万亿,还没压过银行卡收单。虽然当时移动支付交易处理规模的增长高达132%,但限于线上的发展,较少影响到线下。本来线上就是第三方支付崛起之地,以电商为基本盘面的交易处理规模,一来不接受卡基支付,二来这些电商都是闭环生态,也不易接受其他支付方式的侵入。如果还是如2016年般的泾渭分明,河水自是河水的奔流,井水自井水的宁静,也不会有今日这么一说了。

2019年上半年,三家市场调研公司,分别发布的移动支付市场调研报告,分别指猫厂和鹅厂是最大市场份额占有者。且不说哪家的报告更加真实有效,任何一个使用过移动支付的用户,用脚去猜,都有50%机会,猜对这个非此即彼的事实垄断者。

2014年,线上的第三方支付机构,借助二维码技术,研发了服务近场支付的扫码支付,让用户通过扫码在线下实现无卡支付。本来,这一服务并未本质上改变收付款关系,也没有本质上的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,收款商户并没足够的动力,要求用户以此方式付款,反正怎么都是收款。

为解决这一问题,线上的第三方支付机构,以红包利诱用户与商家,养成用户和商家的习惯。更辅助价格这一竞争利器,进行线上、线下分类定价,线上仍是高于银行卡收单的定价策略,保持足够的利润,反正天上的地盘,也没谁抢得走。

反而是来到线下,就祭起价格杀器,将线下定价降低到线上定价的三分之一左右,这样的价格,几乎是银行卡收单价格的4折左右,部分行业甚至是免费或倒贴。洒钱大法吸引来无数服务商,至今仅仅三年,扫码支付已成市井商家标配。大的商超也在这一轮席卷之下,将收银系统的重心,转移到扫码支付这一侧。

在此种情况下,扫码支付与银行卡收单呈此消彼长之势,银行卡收单市场份额在不断萎缩。这已不是一个企业对另一个企业的打击,而是一个细分行业对另一个细分行业的打击,是一种支付方式对另一种支付方式的打击。曾经以服务小微、填补支付服务缝隙的“名”,在席卷一切商业利益的“实”之下,其所求,无非是要成为支付世界的王者,只不过,这个王者的称呼不大好听,我们且称之为垄断者。

倾销是用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,大量抛售商品,以便击败竞争对手,独占市场,然后再大大提高商品价格,以获取垄断高额利润。这是工业社会倾销的定义,在互联网社会里,商品可以变成服务,独占市场,无需直接提高服务价格获取高额利润,而是通过产业链的协同,进行交叉补贴与获客,实现更加隐蔽的高额利润。

也正是通过倾销这一手段,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双寡头,以默契之势,开始了对银行卡收单及产业进行了攻击,超低的线下收单手续,不断挤压银行卡收单的生存空间,受制于国家颁布的定价机制,银行卡收单产业链没有任何还手之力,谈不上抵抗了,为了生存,直接屈身同业之下,替同业去收单,再添一把力,把双寡头推到账户发行的王座上。

同时,也让自己陷入泥泞中。因为银行卡收单的公共基础服务特性,国家发改委和人民银行综合考虑产业链和社会各方利益,制定价格准则,原本是为国为民为产业,却不曾想,如此反成被攻击的弱点。

曾经年处理交易规模庞大的银行卡收单,在2018年被移动支付反超,双寡头替代了昔日一众卡组织、发卡行、收单机构。当下,银行卡收单仍存在现实意义,垄断者的倾销行为,打击了银行卡产业,不利于多层次的零售支付体系建立,也不利于支付行业的发展。

零售支付涉及社会方方面面,已然是重要的公共基础服务者,而公共基础服务领域,市场份额的绝对占有者,就必须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,这个责任里,要考虑零售支付领域的补充和多样性,才能使之成为一个良性的生态。

同样,也应接受正常的市场监管,其中就包括新的定价机制。时下移动支付的市场份额,已超过银行卡收单,则移动支付的市场定价机制制定,也应纳入国家发改委和人民银行的视野。早定有早定的好处,晚定有晚定的坏处,这个不仅是对于国家、社会,对于目前的垄断者,也是如此。

正常的商业竞争,是市场化的基础表现,但垄断不是。借助自身规模,挟用户以压发卡行,获得优势成本,以此打压银行卡收单和同业。

断直连以前,银行与支付机构之间的价格谈判通常是由落地分行来负责的。除了在面对两大寡头时,分行显得弱势,大部分情况下谈判双方的地位是基本对等的。断直连以后,银行与支付机构通过网联连接,由于网联采用了总对总的指导思想,各落地分行决策权实际上都被总行上收,谈判关系在事实上变成了总行vs支付机构。

除两大寡头以外,其他支付机构与总行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,谈判关系极不对等,银行的议价能力获得极大提升,坐地起价,个别强势银行,甚至粗暴的单方面中止了同中小支付机构的接触。除两大寡头以外,其他支付机构的成本急速上升,两大寡头的零售价,低于同业的成本价,导致行业不断沦陷于风险领域,凡垄断者抛弃之领域,都成为同业苟延残喘之地,2013年起身的P2P,2015年初露的现金贷,都是同业续命的领域。

当然,这不是同业沉沦的理由,但至少,这些同业缺乏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。

网联的成立,一举解决了网络支付清算组织的缺席,清算组织的归位,极有利于移动支付市场定价机制的制定,借助银行卡收单的四次价改经验,国家发改委和人民银行仍可按此前的成功先例,重新审视清算组织、发卡行、支付账户发行机构、收单机构的产业链各方利益,发起移动支付市场价格的首次价格制定,以此规范市场,促进行业健康发展。

版权保护:本篇文章由77POS机网整理原创,转载请保留原网址:http://www.77pos.cn/xwzx/1748.html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